广州英固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
广州英固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音响拉杆|箱包拉杆|外置拉杆|内置拉杆|塑料粒PP PVC|箱包脚轮
全国客服热线:

13926291583

新闻中心

音响拉杆:英利“寒冬”:债务、合同双双“违

三季报巨亏23亿,被外国供应商赫姆洛克索要9亿美元应付款;债务重组两年悬而未决,华泰证券发起诉讼

  光伏行业已经整体复苏,曾经的光伏巨头英利仍然延续亏损。

  近日,英利发布财报,2017年6-9月净亏损23.44亿元,亏损面环比扩大七倍。在光伏行业早已走出产能过剩危机并走向繁荣之际,英利在行业内的亏损格外显眼。

  英利总部位于河北保定,2007年在纽交所上市,曾经是中国乃至全世界光伏业巨头之一。然而,随着2015年以来违约事件爆发,这一行业巨头发展遇阻,除了资金紧张、巨额亏损之外,其还在三季报中披露,其遭遇供应商近9亿美元的巨额索款。消息人士称,该供应商即美国的赫姆洛克。

  困境之中,英利也试图寻求过外部救助,早在2016年初就已被爆出开始实施债务重组。然而两年过去后,债务重组至今没有公开音讯。在此情况下,有债权人已采取诉讼手段。

  1月7日,英利方面向记者确认该债权人即华泰证券,这是违约以来首次被债权人起诉。

  “逆势”亏损

  “违约”被索9亿美元

  近期,处于债务重组中的英利发布2017年三季报显示,2017年6-9月净亏损23.44亿元,亏损面环比扩大7倍。

  根据财报,该公司三季度的经营亏损为22.7亿元,其中包括物业、厂房及设备的非现金减值亏损为19亿元,项目资产亏损为1.4亿元。

  在整体正处于“繁荣期”的光伏行业中,英利的这一亏损格外引人注意。

  以英利在国内的两家光伏同行为例:2017年三季度,通威股份净利润7.37亿元,同比增长86.20%,前三季度共实现净利润15.7亿元,同比增长73.35%;隆基股份三季度净利润10亿元,同比增长322.62%,前三季度共实现净利润22.41亿元,同比增长103.9857%。目前,主要光伏企业已经掀起了新一轮的产能竞赛,并在资本市场加速募资补血。

  1月4日,英利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做的减值,其实是上市公司提示应该做的所有风险,只是财务报表上的体现,不一定对现金流等公司经营产生实质性影响。

  巨亏之中,英利遭遇了一起近9亿美元的“索赔”事件。

  根据英利2017年三季度报,由于未按原始条款全面履行长期多晶硅供应合同,旗下子公司收到了一家供应商发出的立即终止合作信函,要求英利根据合同支付8.98亿美元的应付款。有媒体称,多晶硅长单违约,英利或面临近9亿美元“索赔”。

  英利并未透露该多晶硅供应商的名称。2017年12月28日,一位光伏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英利曾与保利协鑫、德国瓦克、韩国OCI都签署合作协议,主要内容都是关于多晶硅供应长期合同,“这笔协议金额这么大,应该是国外供应商,国内厂商拖不起”。

  就英利被索9亿美元应付款项事件,近日,新京报记者曾向协鑫方面求证,协鑫方面向新京报记者否认有该项合作;1月3日,德国瓦克化学大中华区媒体关系及信息经理何宁回复新京报记者称,“经咨询了相关业务部门,英利确实是我们的多晶硅客户之一,由于公司政策所限,我们不便公开评论客户的业务。”

  1月3日,某接近英利的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英利在公告中披露过几次长单合作,这次(公告中所提及“索赔”的)供应商就是Hemlock(赫姆洛克),“这个长单之所以没按约定履行,与中美之间关于多晶硅双反的贸易摩擦也有关系。”

  至于遭到追讨的9亿美元应付款的具体构成、双方该笔长单合同的具体内容,新京报记者暂时未能获悉。

  1月5日,英利回复新京报记者采访提纲时称,相关事项正在沟通中,暂时不方便对外透露。

  英利2016年报显示,其2011年3月与Hemlock签订了2013-2020年的一笔多晶硅长单。2011年11月,该笔长单发生修订,期限更改为从2012-2020年。

  就与英利合作事宜,新京报记者向HSC Hemlock发去采访提纲。在1月3日的回复邮件中,HSC Hemlock媒体事务相关负责人Rachel Swanson称其不披露客户信息。

  2017年12月28日,上述光伏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长单的作用就是锁定价格,企业在价格上涨时签署一个以长期锁定价格进行长期采购的协议,但当市场价格大幅大跌时,企业无法承受高成本压力,长单有时会出现违约,供应商这时会进行索赔。

  “但供应商也不一定是真要逼死下游企业,毕竟客户是他们的收入来源。”

  陷债券违约翻身难

  内部自认“已非一线”

  2007年,英利在美上市。据官网介绍,其是全球最大的垂直一体化光伏发电产品制造商,也是全球光伏行业领先企业之一,目前已有超过6500万块英利组件(超过15GW)在全球范围内运行。

  英利当前的危机始于数年之前。

  2013年,由于光伏行业空前的产能过剩,包括江苏赛维、无锡尚德等行业巨头陷入数百亿元的债务危机后轰然倒下,英利也未能幸免。

  2015年10月,英利子公司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威英利”)一笔超10亿元的债务未能按期足额兑付,宣告违约。2016年5月,天威英利发行总额14亿元的债券也宣告违约。

  两次债券违约,令这一昔日光伏巨头走入困境。

  作为英利在中国境内的主要经营实体,英利能源(中国)有限公司(简称英利中国)目前生存状况不佳,据天眼查数据,英利中国涉49条诉讼信息,21次被列为被执行人,1次被列入失信人。

  2017年4月,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英利中国的主体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C。截至2016年9月末,公司短期债务高达62.64亿元,资产负债率已达99.48%。

  1月4日,英利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英利目前可以用艰难转身来形容,“我们没有等着破产,不是破罐子破摔。”“我们内部自称为二线梯队,不是一线了”,他说。

  尽管目前掉队于行业,英利及其创始人苗连生昔日的“江湖地位”仍然被承认,“苗连生是军人出身,敢闯敢试,业内评价比较高。”7日,某光伏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1月7日,英利在邮件中对新京报记者指出,英利进行内部组织架构调整和业务流程优化,2017年前三季度管理和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下降19.3%。

  债务重组两年未完成

  遭华泰证券起诉

  在持续性危机中,英利也在寻求外部支持。

  多家媒体2016年初报道称,银监会关于印发《英利集团资产债务重组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显示,英利是全球最大光伏制造企业之一,掌握多项核心技术,社会影响大,银监会和国家能源局支持对英利资产债务重组。

  会议要求各有关单位顾全大局,求大同存小异,可以积极争取行业政策支持,引进战略投资者,尽快研究制定重组方案,上报国务院。

  很快,英利方面对媒体证实,公司进入债务重组程序。

  2017年12月28日,上述光伏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英利能够得到国家层面的重视,与它是光伏行业的民族品牌不无关系。

  然而两年过去,英利债务重组仍然没有公开音讯。就债务重组进展,1月7日,英利方面对新京报记者称,公司在积极与债权人和战投等各方面沟通,争取尽早找到能够妥善处置各方利益的方案,推动债务重组,给公司未来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

  目前,债权人已开始向英利施加压力,甚至开始采取诉讼手段。

  记者自中国货币网看到的天威英利公告显示,2017年4月18日,由主承销商交通银行召集债权人2010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持有人会议,要求天威英利制定还款计划,明确具体还款措施。

  就违约事宜,新京报记者1月5日致电天威英利违约债券的主承销商交通银行负责天威英利债券事务的联系人王宇平,对方称只是销售人员。对方提供了另一位相关负责人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2017年11月25日,天威英利在公告中对此回应称,“公司会视重组进展尽快制定还款计划,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天威英利表示,将加快相关资产变现工作进度,尽快实现后续款项归还。

  2017年9月,在美上市的英利发布公告称,公司被一家持有中期票据本金为6570万元的债权人发起诉讼,要求兑付应付金额。

  1月7日,英利投资者关系部人士在电话中向新京报记者确认,发起诉讼的债权人为华泰证券,这也是债券违约事件发生以来首次有债权人发起诉讼。英利投资者关系部人士给记者发送的一份2017年9月公布于中央结算公司的公告显示,天威英利收到华泰证券起诉书,要求其兑付相关本金利息。

  英利方面还表示,关于华泰证券诉讼一事,我司针对案件审理法院下发的管辖异议裁定提出上诉,上诉结果尚未下发。

  就诉讼事宜,新京报记者1月6日向华泰证券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人:莫词英

手 机:13922777229

电 话:13926291583

邮 箱:13926291583@qq.com

公 司:广州英固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

地 址:广东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下莲珠村